无言无颜喵

阿雾,欢迎来找我玩!
最喜欢给我点小心心给我评论的各位啦!
极端角色右厨
脑洞肮脏求不举报x
站热圈什么的不存在的【摇头】

【轰右】一无所有(BE)

人家太太还在写连载,我就把人家另一条世界线的be结局写好了……
@冷藏室 太太的哨向paro,瞎搞产物,太太不要打我………

BE
爆轰


其实标题全名叫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不对】



他的向导快要走了。

爆豪非常清楚这件事

虽然这么说也有点不太对,毕竟不论是从法律还是生理上来讲,强行断绝结合后那个人已经不再是“他的”向导了,甚至因为精神域遭受的巨大损伤,连普通人都比不上。

至少普通人还会笑会哭会开心会生气,说不定还会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厌恶的啐口唾沫,或者是横眉冷对用那双漂亮的异色瞳无声控诉自己的愚蠢和背叛。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想笑出声来。

太好笑了。

曾经被誉为最强向导的人现在只能安安静静的躺在医院最里面单人间的病床上,陷入在在无穷无尽的寂静和黑暗中,对他身边发生的一切无知无觉。

多么可笑。

笑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爆豪还曾猜测过在他的那片黑暗中会不会出现一丝光亮或火花,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然后那位看起来沉着冷静其实是在发呆发楞的不靠谱人士这次能长点心,跟着光亮走出来就好了。

多么简单的事情,是吧?

年轻的哨兵透过玻璃门看向被各种各样仪器环绕的病床。

————

然而他知道那道光亮可能并没有出现,因为他的向导走错方向了。

原因他也一清二楚

他试图去用自己的精神体去靠近对方,寻找那片他无比熟悉的领地,之前他还嘲笑过对方的精神域外面就像挂了好几个小钩子,自己随便路过都能被勾住拉过去,得到了对方一个无所谓的白眼。

现在,他再也找不到那些他熟悉又舒服的小钩子了。
年轻的哨兵再一次感到无法抑制的烦躁,于是他去问医生,医生告诉告诉他这是正常现象,毕竟几乎所有的仪器诊断都判定他的向导的精神域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崩溃了,只残留着一些凝聚不起来的精神体,没有办法再次结合是很正常的现象。

崩溃个屁!!

爆豪只想骂人

—崩溃了还能看到精神兽吗?!别给老子忽悠人!!

只有他能够看见的精神兽正整个窝在银狼的怀里,只是跟以前相比,小腿高的双色考拉如今比一个拳头大不了多少,巨大银狼特地用柔软的腹部皮毛将考拉小小的身体包围住,低下毛茸茸的脑袋一点点舔舐它曾经最喜欢的家伙柔软的肚皮,即使那里原本柔软的皮毛上几道深可见骨的伤疤没有任何愈合的迹象。

于是哨兵理直气壮的跳起来跟医生争论:那只烦人的考拉都还活着?!你们别给老子瞎诊断好吗???他丫的第一天见面还把老子的狼抓了三道口子……..

那个时候轰先生的精神域确实可能还有活性,不过也只有您能看到。

—老子的家伙还能摸到它!!

那只是因为您的精神力比较强而已。医生回答

—什么玩意——

节哀吧,爆豪先生。

哨兵瞪着眼睛说不出话只能恶狠狠的摔门出去,银狼似乎没有被主人的杂乱的情绪干扰,继续窝在那里认认真真的为它的伴侣梳理乱糟糟的毛发,甚至前肢都小心翼翼的搭上去,像要把考拉整个搂在怀里。小小的考拉偶尔会抬起爪子推拒一下那颗巨大的脑袋,但大多数时候都任由银狼圈着自己,跟它的主人一样安静。

————

爆豪快要被这安静逼疯了。

他克制不住想把床上那个人拉起来,就算那个阴阳脸会按着他的头揍他一顿,他发誓就算骂的再难听自己都肯定不会还手,怎么样都行,不原谅他也无所谓,只要他能醒来就可以。

他不奢求能得到一丁点原谅。

订着黄色封皮的报告写着曾经的最强向导早已经因为强制剥离结合和错误用药五感尽失,散发信息素的腺体被咬得稀烂,身体有多处不可逆的创伤,被爆豪找到送到医院时连给他打吊针的小护士都忍不住湿了眼眶,医生一脸凝重的跟一起赶来的轰家当家说着什么。不过爆豪没听到前因后果,他正因为被砍了两刀揍了几拳,也被医生一起扔进了病房。

所以爆豪不知道他的向导被关在塔底的时候到底遇到了什么

不过有一点爆豪还是知道的,精神域全部破碎是为了在那场阴谋里保护他。

然后他就把他的向导抛弃了。

————

现在该轮到对方来抛弃他了。

这几天银狼还窝在原地没动,只不过现在只剩它蜷缩在那里,搂着怀里已经不存在的伴侣,偶尔用嘴蹭一蹭还残留着的气味和温度,合上眼睛做梦去了。

号上全是高危内容的咸鱼要死了......

暂时全部删tag了,有翻车的不会补档了呜呜呜.....

有需要的话直接私聊戳我!!提供线下py交易!

龙咔x穷奇轰轰脑洞


大概就是

魔兽跟人类混血的轰轰,从小跟着身为人类的麻麻长大,是人类的形态,也打心眼里觉得自己是人类。

结果某一天爹突然出现,要轰轰跟自己走,说是只有轰轰遗传到了自己强大的魔法力量,要求轰轰回去跟他一起统治魔兽界。轰轰当然不鸟他,结果爸爸为了让轰明白自己的身份,强行让轰轰觉醒了。

变成了半人半魔兽模样的轰轰没办法再继续在从小生长的小镇待下去,同时为了逃避爹只能狼狈的逃跑。结果因为刚觉醒身体虚弱,甚至没办法好好控制形态,被贪图利益的人类抓住了。

之后就,你懂的,想大赚一笔把失去行动能力的轰轰卖掉。


结果最后拍卖会上被咔买走了。


龙族咔,龙嘛,性本淫,尤其是咔这么强大的龙族发情期时更加没办法抑制自己的欲望。以前咔到发情期只能随便从领地抓人来解决,但是因为欲望能力太强每次都把“伴侣”搞得很惨甚至出人命。这次刚好看到集会上拍卖的轰轰,想想虽然半魔兽血统低贱了些但是身体素质应该很不错的,于是就把轰轰买下来了。

然后就.....

喜闻乐见的先对你视而不见,最后追妻火葬场的狗血剧情


我爱狗血!!【发出灵魂的呐喊】

【爆轰】D.T(一)

由亦然太太的点图联想到的龙咔x穷奇轰轰

两个人都是怪♂物xx


脑洞走→www


只是为了爽一把的文么得逻辑


文走


tbc


还有一张偷摸ww

偷偷涂两个轰妹的草稿ww


【然后因为裙子太短被女朋友咔酱强行拖回去换成裤子了x】

【mob轰】魅魔 下

依旧是跟亦然太太的脑洞【半魅魔轰】~

是无比肮脏的mob情节

就当做万圣节贺文好了!(不对)

有出→←轰的暗恋情节 

注意避雷!!

——————


文走



end


我不捉虫啦!捉虫好累啊!


其实太太脑洞还包括伙伴们为了满足轰轰的食欲就轮流去喂饱他什么什么的www

坐等亦然太太投喂嘿嘿嘿

 @亦可然冰 艾特一下就跑

【mob轰】魅魔 上

改了三四次还是屏蔽,挑战老福特失败,我老老实实外链吧

明明什么都没有!

是跟亦然太太的脑洞【半魅魔轰】,我现在就靠你们这些天才太太的脑洞活了.jpg
这种脑洞我这样的肮脏po肯定mob啦哈哈哈哈哈哈x

有出→←轰的暗恋情节 

注意避雷!!


——————



文走



tbc


还没写到快落的场景……我努力!!


偷偷艾特一下太太 ,溜了! @亦可然冰 

腿个脑洞

跟之前某个垃圾脑有那么一点点关系√

be哦




秋日的清晨已经被逐渐寒凉的空气笼罩。


即使是放在特制的保温杯里,放置在玄关柜上的那大半杯清茶在经历一夜之后也几乎失去了温度。红色头发的英雄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照例换上一杯还冒着热气的茶水,并顺手收起挂在一旁衣架上的棉衣外套,挂上了他刚刚用烘干机加热过温热蓬松的毛巾。


而摆在玄关右侧的拖鞋,早就在几天前天气转凉的时候被换成了以前那双毛绒绒印着深绿色兔子的棉鞋。


安德瓦想自己居然还记得它的来历。


接下来是稀松平常的早餐时间,桌子上摆放着女儿上班之前做好的烤面包和煎蛋,两份餐具整齐地摆在座位面前,安德瓦走到其中一个前坐下,习惯性打开手机开始浏览最新的消息。


他不再像以前一样对这些东西嗤之以鼻,甚至学会不少网站和论坛的交流方式,也开始花费时间在如海的信息里去寻找自己想要的那一条。不过今天除了零星的几条回复之外依旧是令人失望的一天,安德瓦退用短信发了几个字给名为【pl】的联系人后,起身收拾自己的餐具,并将一旁架子上的速食面和纸条一起摆在餐桌中央。


秋日的早晨偌大的房子里只有红发英雄一人,然而他似乎并不介意。准备完去事务所要用的文件和资料后安德瓦走到门口,伸手打开门框上连接着摄像头的按钮,轻轻带上门。


轰家已经很久没有锁过门了


他们都害怕那孩子回来的时候忘记带钥匙。


英雄在没有特大事件发生时大多都重复着千篇一律的工作,有的时候感觉和忙碌的普通上班族也没有什么太大区别。今天依旧是平淡无奇的一天,不到中午安德瓦已经将两个星期来所有的事件处理报告整理完成。他顿了一下才拿起手机,看到待机屏幕上空白一片没有任何消息提醒,深红色的眼睛里渗透着不明显的失望。接着英雄打了个电话通知事务所的管理人员过来取文件,放下手机时却只觉得大脑隐隐有些胀痛。


幸好下午只有巡逻任务。他想。


前两天爆杀卿不声不响暂时隐退的行为给英雄行业带来了一点麻烦,有不少人指责英雄随意玩失踪是极端不负责任的选择,也有人为这位新晋英雄新星的行为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去解释开拓。而对于安德瓦来说这件事除了需要跟Deku的事务所重新调整巡逻区域之外没有其他意义,他甚至难得的连商讨会议都没去,只让事务所的其他人顶着他的权力全权代理罢了。


安德瓦还没有办法平常心的跟那位被人们称为All might继承者与和平之光交谈,就像他至今没有丝毫要原谅自己一样。


就算理由不同,但是结果依旧是他们都忽视了那条至今还被安德瓦放在收信箱第一条的那条信息。


【——】


下午巡逻的时候安德瓦又去了他已经烂熟于心的地方,高楼之间的缝隙往往都会因为长期不见日光而变得又阴又湿又乱,不过英雄并不介意。几个月前警方的搜索就已宣布结束,这块地方所有能翻动的东西甚至是砖头都被一一检查过。安德瓦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举动根本没有意义,但是他只是控制不住的想要过来看看。


那孩子突然有一天会在这里等着他来接也说不定呢?


就像那条信息里写的一样。


下班前安德瓦收到了【pl】的回信,依旧是那几个不变的字,而消息中心除了提醒监控录像以发送外依旧空白一片。他打开视频看了一会,找到了这几天回家经常发现门开了一个小缝的原因。


是之前那孩子喂过的那只猫顶开了门,在房间里转了几圈没有找到想要见的人后才小步小步离开。


看来以后还得往门口放猫粮,之前还以为那猫早就跑了。


秋时令白昼逐渐缩短,等安德瓦回到家中时天色已全暗下来。冬美还未回家,门口的拖鞋和毛巾依旧摆在原来的地方,杯子里是还尚有余温的茶水,而那碗速食面也原封不动的摆在桌子上,就连写着纸条都没有丝毫改变位置。


房子里依旧只有英雄一个人,和他以为自己已经习惯的沉默。


——————


冬美回来后安德瓦已经提前准备好了饭菜,两人安静地坐在餐桌边上吃饭,窗外天空被厚厚的乌云笼罩,电视里报道说今夜冷空气来袭,后半夜可能会有雨


“今天我们去妈妈那里。”女孩放下碗,眼睛里透露着担忧,轻轻开口说,“妈妈她虽然没问,但是我觉得快要瞒不住了。”


“能瞒多久算多久。”


“夏雄留在妈妈那里,晚上不回来了。”


“嗯。”


“地方报社那边我今天去过了,还是那样。”


“嗯,我过两天再去。”


“好的”


“天冷了,你记得把厚被子拿一床去他屋子里。”


“……嗯”


“我再去拿块浴巾放门口。”


“……”


“父亲。”银发的女孩轻轻说到,“焦冻一定会回来的对吧?”


“还用说吗。”英雄毫不犹疑的回答,他相信他最得意的孩子只是暂时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总有一天他会推开那扇门淡淡的说出那句【我回来了】

 





 

———— 

 

 

你在初春之日离去,我希望至少凌冬之前能见到你归来。

 

 

 

 

 


深夜黄段子

是跟扶桑老师一起讨论的a班轰脑洞

只是为了日他爽!!么得逻辑!!超雷ooc慎入!!


OK?


标题叫做《学霸就是爽》


文走


溜了溜了